至今我还记得到育才学校上学第一天的情景;。 那时我才11岁,我拿到父亲写给陶校长的信,到逸少斋去见他,发现陶先生旁边还有位胖将军。后来我从冯玉祥将军著的《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第69章第231页,找到了这样一段: 说起陶先生办教育来,他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我不能不把我所知道的事写在这里。有天我到草街子去看陶先生,那是午后两三点钟,正是杨耿光((杨杰))先生的女儿约有十一二... [详情]
2019-06-04 18:15:23 更新
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为从小培养具有各方面才能的少年儿童,1939年在重庆创办育才学校,并聘请抗战时期聚集在重庆大后方的知名专家学者任教,育才音乐组的首任组主任为作曲家贺绿汀。1941年皖南事变后,贺先生去了解放区,师资发生困难,当时中华交响乐团位于重庆江北观音桥,接任组主任的李凌先生为让学生们便于求教,学孟母三迁,把音乐组搬到观音桥。教师有小提琴家黎国荃,钢琴家巫一舟,作曲家、小号... [详情]
2019-06-04 18:13:51 更新
抗日战争以前,我在上海念书,学校叫竞雄女子小学。这是以革命女英雄秋瑾命名的学校,从一年级开始,浙江绍兴籍的女校长,在周会上经常告诫我们,勿忘革命志士秋瑾,教导我们要继承她的遗志,为国,为民,抗击敌人,革命到底。它在我幼小的心田里,扎下了深深的根。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我随父母亲逃难辗转来到重庆,就读于重庆师范附小。作为大后方的重庆,当时大批影剧界的精华聚集在这... [详情]
2019-06-04 18:12:56 更新
那天我们都去得很早,小舞台上没有人,我们育才和社会大学队伍由庄严大哥领队,到时大家都唱着歌《团结就是力量》。《新华日报》的队伍在我们队伍右侧,朱学范组织的一批工人队伍在我们的左侧,还有些队伍记不清了。 这时李公朴在台上一个桌子旁收拾开会用的工具,这时有个穿中山装的中年人上台就抢李公朴手里的麦克风,李公朴问他是谁,哪个单位的?他说我叫刘野樵,我是今天来开会的主席。李公朴说:“我是今天开会... [详情]
2019-06-04 18:11:58 更新
提起陶行知, 不是教育就是诗。 生活教育是他创, “打仗的号筒”是他诗。 “号筒”我见过,在电影里一个青年拿着它向众人宣传革命的真理在招贴画上,一个人一手高举号筒,一手指向前方,队伍跟着他前进;在解放初期,我拿着号筒,宣传过抗美援朝运动,普及过爱国卫生常识。号筒有用硬纸做的,有用铁皮做的,最简单的用一张报纸或一本... [详情]
2019-06-04 17:57:39 更新
1939年,我们从各个战时儿童保育院考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重庆育才学校。在最初的年里的几年,我们的劳动课,就是全校师生共同修建个篮球场。在球场的北面,还修建了一个用土垒起来的露天舞台,舞台修建后,逢年过节居住在学校四周的老乡,就可以坐在篮球场上,看我们演出节目了。平时,这个舞台就是我们戏剧组同学排练的地方。 戏剧组的同学,在每次演出后,渴望能有一道能闭上的大幕。... [详情]
2019-06-04 17:55:45 更新